Sunday, November 29, 2009

找到了!

找到房子了!與媽+弟租住,十二月中左右考完試便會搬進去,好極!感恩~ n_n
但搬屋之前,要轉地址啦,轉地址啦,還有轉地址...... 很多通電話要打呢。
不過能脫離魔掌,打電話改地址講到口水都乾埋... 小意思啦!^^

Tuesday, November 24, 2009

風聲

《風聲》這部電影,我不敢看,但主題曲很好聽,好像很久以前在哪裡聽過的某一首歌。

Sunday, November 22, 2009

去客串打工的一天

今天去了以前工作的地方客串一天。老闆本來有意讓我每個禮拜天都去一趟,那麼每星期他便可以休息一天。不過,我相信不會再有下次了。

在那裡做收銀/茶水,每個人的人工都是八塊錢,為甚麼要看茶水佬的面色?左挑剔右挑剔,還吩咐別人做東做西的。老闆找得我去幫忙,相信我的工作態度不會太差吧?茶水佬的態度簡直讓人覺得他是老闆囉,連老闆的侄子都被他叫去做苦力又搬杯又搬盒。後來我問問侄子,這檔生意茶水佬是否有份,否則為何他彷彿整天都在管着別人呢?但,侄子說茶水佬只是打工而已!媽的,找我去客串出糧給我的那個都沒說甚麼,他這個茶水佬算甚麼東西?下班時跟老闆說聲我就只幫忙這一天,不打算再幫忙下去了,他問道:「做咩呀?頂唔順呀?」當時很想答句:「係呀,頂唔順呀,不過係頂唔順茶水佬囉。」不過,反正我也不打算再去打工,沒必要斷人家的米路吧。

回到家後,媽問說怎麼我去客串一天後樣子便像死了一半似的。站了八個小時還要面對着那位茶水佬,想不身心疲累也不行啊。

Saturday, November 21, 2009

呢喃

人算不如天算。
今天發生許多事,
一切來得很突然,
但我卻冷靜得很...
冷靜到一個連自己都覺得可怕的地步。
沒甚麼的,
就算天塌下來,
我都會盡力擋住。

Wednesday, November 18, 2009

鴨腎

每次看見鴨腎都會感到份外親切,只因小時候媽咪愛將鴨腎撈在飯仔當中餵飽我和細佬。Good times.

Tuesday, November 17, 2009

低能事

昨晚下班後本打算通頂做paper,但到三點時已撐不住,睡了兩個小時後再繼續搏殺。幾經辛苦,今早十點終於嘔了一份較為像樣的paper出來。十二點半上堂,我這個一星期沒去上堂的“好”學生才知道說paper的due date延遲了,下個禮拜二才要交。那麼,昨天晚上熬夜是為了甚麼?=.=

跟友人提起這件事說到自己有多低能,他卻反過來安慰我說:「怎麼會低能呢?你應該感到慶幸的啊。這樣你下個禮拜便不用臨急抱佛腳又通頂寫paper了,不是嗎?」這位先生的頭腦還真清醒,還會提醒我說他知道我是一個不到last minute都不會開始做paper的人啊。嘿~

Monday, November 16, 2009

哥斯拉好大鑊

昨天幫哥斯拉看一封ICBC寄來的信,提醒他要去更新汽車保險的牌照。嘩!哥斯拉的牌照由去年的三千多元增加到來年的一萬七千多... 是一萬七!!!不過以他平均每兩、三個月撞一次車的”習慣“來說,要一萬七其實不無道理的。(他這種司機在路上簡直是一個禍害,最好扣分扣到他要停牌不能駕車。)一萬七,夠媽咪付七年的汽車保險了。細佬好抵死的跟我說:「喂你買定張巴士飛俾佢啦。」XD 如果我是哥斯拉,我真的寧願每天坐巴士都不願付一萬七的汽車保險啊!

Sunday, November 15, 2009

很忙

「你總愛說事情太多 時間不夠
而我也總是努力 找理由
讓自己 來不及想 以後」

「所有快樂的難過的 麻木接收
而忙碌竟是我們 用現在 換未來
最習慣的 理由」

~《很忙》-容祖兒

冬天來了

回家的路上,置身於後巷中,看着明明才四點多卻已昏暗的天色,心想:「冬天來了。」

Saturday, November 14, 2009

Late Lunch @ White Spot

小小的血拼一番後選了在Oakridge的White Spot作late lunch地點,閒日下午三點過後餐廳依然多人,想不到還要等位。

當時肚子餓得很,餐牌上意粉類就只有那三數項,便點了個白汁燴闊條麵加一塊三文魚扒。

我這個“走芝士人”落單時忘了吩咐不要放芝士,上桌時才發現卻太遲了,芝士味道很重很重的說。但白汁算蠻不錯的,不會像很多其他餐廳的白汁一樣“淡茂茂”。不過個人覺得最好味的其實是那兩塊吐司!飽面香脆,飽身鬆軟,從未吃過這麼美味的吐司!

另外還點了Arnold Palmer。

這是之前跟Holly去Joey's時才知道的飲品。一半iced tea一半lemonade,可說是西人的凍檸茶。

當天一邊吃一邊與twit友們聊天,過了一個愉快的下午。

細味 - Soler

我似乎中了Soler毒... 細味着《細味》的歌詞...

作曲/填詞/編曲/監製:Soler

看著發黃掛牆吊鐘滴答在搖動
帶動著脈搏思緒
昨日誓言變成背包愈來愈沈重
變負累刻骨心痛
隨時日渡過漸難以入眠
同床異夢更易思遷

公式的過每天 如重覆翻播老片
驚喜欠奉 但細味後 每段有獨到戲路
然而經典只會叫好 難求叫座與轟動
深思每幕 醇美漸現 不需花巧卻能觸碰

某年某月某日信心確曾在搖動
太自負習慣孤傲
跳離舞台褪下戲裝讓情緒平伏
變踏實方懂珍愛
浮華熱鬧過後回到淡然
重投熱愛發現新鮮

不需刻意叫好 憑誠真相處每天
賞深細味 夕晝共渡 細味每段愛與怒
何時方知需要悔改 原來要受過煎熬
甘苦試盡 受過歷煉 失去過後才能眷戀

不需刻意叫好 憑誠真相處每天
賞深細味 夕晝共渡 細味每段愛與怒
平凡簡單真摯愛戀 才能試煉與考驗
不需燦爛 但意義重 甘苦與共見晴天

不需刻意叫好 憑誠真相處每天
賞深細味 夕晝共渡 細味每段愛與怒
從前經典一再上演 尋回新鮮
方發現在愛路上 甘苦過後才能知
抛開花巧與誓章 只想跟妳抱著終老

Wednesday, November 11, 2009

風的季節 - Soler

點解可以咁正?!And... Julio真係好掂勁掂爆掂喪掂!♥♥♥♥♥

Tuesday, November 10, 2009

新上司

話說九月中旬DM辭退了我的前任AM上司,及後原本負責管另外兩間銀行的AM便接管埋這邊的兩間銀行。我這個新阿頭,只得廿七、八歲,所以與下屬們相處得比較放。比說今晚我被調往他那邊工作,就在我們個個埋頭苦幹地開動摩打手打cheque時,後生阿頭居然勁大動作的打了坐我前面的同事一下!(不知道力度如何,畢竟我不是被打的那一個。呵) 當時我有點被他的動作嚇呆了!被打了一下的同事問後生阿頭為什麼打他,後生阿頭竟然笑笑口說"I don't know, I just felt like hitting you." =.= 然後便來了我的位子繼續把打完的cheque收走。一邊收cheque的同時,他跟我說:「我們這邊有點瘋瘋癲癲的,過一陣子你就會習慣的了。」(<-英文翻譯過來的) 嘩!玩野咩,我一點也不想要這個習慣囉!又,我覺得瘋瘋癲癲的其實只有後生阿頭自己一個。回想起去年的萬聖節他把自己打扮成一隻香蕉→是真的穿上一件只露臉和手腳的香蕉costume!到剛過去的萬聖節他則是打扮成海綿寶寶,還躺在地上扮“榨乾水”,瘋癲的那個肯定是他。-_-" 不過,我還蠻喜歡這個後生阿頭啊。無他的,只因剛收到的performance review他給了我好多個“5分”。嘻嘻


luwesa的blog借用了這張照片再蓋了同事們的臉孔,躺在地上的那個便是後生阿頭。:P

Sunday, November 08, 2009

iPhone終於有Blogger App: BlogPress

幾方便,還可以upload相片。以後即使不在家沒電腦可用也可以update個blog,good!不過HTML有些小問題。開新post時用HTML OK,但若果再click進去edit的話,之前的code便全部不見了!?囧

- Posted using BlogPress from my iPhone

我想最好還是不要用BlogPress post有相片的blog文,好麻煩啊之後!

阿媽偏心

今天逛街時無聊的打電話整蠱某人,讓他笑了出來。
不知多久沒聽過他笑了,笑下咪幾好~
又,其實是媽咪叫我打電話的,說某人獨自在家可能會悶喎。
幹嘛這麼關心人家的兒子呢?
她女兒,即我啦,悶時又不見她幫我解悶??!?
少爺自然會找到趣事做架啦,哪用得着別人替他操心呢~ (lalalalala)

Friday, November 06, 2009

雜記

✎《嘩眾取寵》當晚,開show前播了至少半個小時Rogers廣告,煩到我好想打那個男的(看下圖)。又,他好像開心+長氣版的CM陳。所以其實我想打的可能是CM陳?哈哈

✎今次張poster比之前的《兒童不宜》和《越大鑊越快樂》簡陋得多,應該不是馬仔畫的吧。Somehow覺得張poster好MK......

✎Orpheum旁邊的pay parking $20CAD泊至凌晨十二點,實則四個多小時,搶錢麼?

✎Starbucks已換上聖誕其間限定的紙杯,禮拜二看見的這個杯,今天已經換成另外一款了。

✎焦點在Starbucks杯,非那飯盒。在twitter上看見@jchui的tweet,說這個杯很twilight feel,又沒節日氣氛。對,我也這樣覺得。

✎Math Annex Building的女廁有個很大的窗,基本上跨過洗手盤便能出去那露臺(?)。其實有時上堂上到悶也會想上來吹吹風,不過個廁所有陣好臭的消毒藥水味。
No thanks.

✎掙扎了幾個月後終於買下這本moleskine soft cover的十八個月weekly planner。之前還覺得說有點太小,想不到當真的用起來則剛剛好。

Tuesday, November 03, 2009

《嘩眾取寵》的餘波

放工回到家中後,媽咪突然煞有其事地問我說覺得昨晚在棟篤笑中上台與黃子華“結婚”的那個Diana是否內定,真如某女觀眾大叫的一樣-做馬?之後媽咪就自己開估,說那個Diana是內定的,是她公司的太子爺告訴她的。至於太子爺會知道,則是因為那個Diana是太子爺老婆的同事。好複雜的關係。=.= 內定上台玩的觀眾這件事其實好普遍,以往在中僑演唱會上台與歌手玩遊戲的那些人也是內定的啊。是否內定又如何?那位大叫「做馬」的女觀眾在全場慫恿下到最後還不是沒膽上台?

Monday, November 02, 2009

黃子華與餐蛋麵

剛從《黃子華棟篤笑》回來。他說道不明白點解會有人放張餐蛋麵的照片上blog度。哈,他肯定未見識過twitter這個微型網誌的早/午/晚餐+下午茶+宵夜tweets。XD

Sunday, November 01, 2009

幾段

昨晚打了通電話給表哥,當時他人在中山,正在看別墅。(他是否打算金屋藏嬌?) 這個表哥,每次與他通電話都會被他窒到啞口無言+笑到傻,然後我就會說句:「真係好想打你囉!」#$%^&*()! 我想他天生註定是我的剋星。=.= 嗯,下次去香港帶個黑人女生介紹他認識都好。不過... 我好似連一個黑人女性朋友也沒有,或者可以找個印度的頂住檔先。XD

******************************

還有三個多月便是冬奧,放兩個禮拜假!希望去得成旅行,基本上60%確定是去拉斯維加斯的了。應該只有細佬與我,媽咪始終放心不下讓哥斯拉一個留在家中。她擔心他會把房子燒掉。誰叫他三不五時都會在煮東西時睡著而把鍋子燒焦,那又的確很難讓人放心。唉。Anyway,拉斯維加斯之旅,應該能成事的!*雙手合十* 還在想住哪間酒店好,MGM還是Encore?

******************************

昨晚去了水舞饌吃晚飯。一進門便留意到只有一位負責點餐出餐的服務生,另一位則在水吧弄飲料。那位負責點餐的服務生,很明顯是新來兼生手。我見那做水吧的看着看着也火了,一整場都是客人,但那點餐的卻像在混混噩噩地“工作”着。他拿着剛寫下的order在電腦前篤了五分鐘還在篤,有客人進來也不招呼,茶和menu也當然沒有給。有個客人還自己去拿menu算了。而出餐時那個服務生忘了是哪桌的客人點的菜,居然去問水吧!?我與媽咪看見還真替水吧的服務生感到可憐。後來那個水吧的索性自己出來招呼客人幫忙點餐落單兼出餐。到我的韓式火鍋上桌時,我發現師傅忘了放那個韓式辣醬,便問那個負責點餐的服務生拿。結果五、六分鐘過了他都沒動靜去拿,反而又在電腦面前篤篤篤!後來趁水吧的在落單時我便去問他拿,兩分鐘內拿到手。那個本來負責點餐的服務生最厲害的事就在我差不多吃完我的火鍋時發生,他居然在那時拿着一碟豆瓣醬到我們的桌!Orz..... 其實,為何會讓一個生手到不得了的服務生在一個星期六晚上獨自在外場服務的呢?安排人手的那個人好有問題囉。

******************************

今晚去看黃子華棟篤笑,期待。

卸得就卸

S: Hey Joyce, 呢度有個error要你簽。佢地話你埋數果時唔應該放張卡落去喎。
我: 吓? 我由第一日學做呢個branch開始都有擺果張卡架喎!
S: Oh...等我去問吓G先。
...
G: 佢呢度係話你放左張卡落去過數, 之後張卡send左落去下面個department度發現唔啱數......[下刪一百字]
我: 我知, 我知果張卡係唔要嘅, 但係我地不嬲都係成疊野俾佢地架啦, 做左呢個branch成兩年架喇喎, 一直都冇事嗝。
G: 可能執野果個唔記得拎返張卡出黎, 等我去問下佢地先。
坐我旁邊的A: 咪係, 你唔好要佢簽呀! 都唔關我地事, 你去同執野果個講容易過你同我地咁多個講吖!
...
G: 嗯, 原來係新黎執野嘅R唔知道要拎返張卡出黎。Okay, 咁你以後過左數之後就掉左張卡啦, 唔好擺埋落疊野度。我而家唔駛你簽, 就當係FYI, 睇完知道就算啦。
我: Okay okay
...
S: Hey Joyce, G話叫我俾返呢張FYI你簽喎。
我: 吓? (心諗: 又黎?!) 佢頭先先同我講話唔駛我簽架喎。
S: 佢梗係跟得佢阿頭太耐。我頭先都問佢點解要你簽, 又唔係錯系你度。係簽都係R要簽啦!
A: 咪係囉! S, 不如我地將個error掉左落垃圾桶當冇睇過算啦。
S: hahaha 係啦, 唔駛煩!
...
[結果我都係簽左, 費事S或G又返黎又簽又唔簽咁。點知S拎左果張我簽左名嘅FYI俾G之後又返黎......]
S: 唉~我地梗係溝通有問題, 原來係G搞錯左, 你根本係唔需要簽果張野。
我: 算啦, 都簽左啦。
S: Yeah, 不過唔緊要啦, FYI又唔駛扣incentive。
...
[之後隔左一陣G又行過黎...]
G: Joyce, 其實係S搞錯左, 果張野係唔駛簽架。
我: 嗯, 得啦。我都已經簽左咯。
G: 我知, 我知。不過你唔駛驚呀, 我唔會計count果張野落你度架。

******************************

系呢件事入面, 有三個人系度卸膊, 分別是我, S, 和G。某程度上, 我係將個錯卸左落新黎執野嘅R身上。雖然知道張卡的確係冇用嘅, 但係不嬲嘅做法都係擺埋張卡落疊支票度所以就keep住咁做。不過我地唔知原來執野嘅係會將張卡攞返出黎架囉。而S同G就兩個系度互卸, S話係G搞錯要我簽左果張FYI, 而G又話係S搞錯左。A話如果佢地兩個唔咁講, 搞錯左果個會難落台。(Really? =.=)
經過呢件事, 發覺其實返工有時都係將D責任卸黎卸去, 最重要就係孭鑊果個最好唔係我囉!